会员申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四川省微电影艺术协会官网

剧本出售

知心姐姐

电视里正在播报新近发生在营山县城的一起骇人听闻的未成年人杀人焚尸案,涉案者是一位年仅15岁的在校高中生,因不满陪读的姑姑对他的管教,变态地将其姑姑和姑姑的孙女杀死并焚尸。 这起新闻轰动了整个县城,也引起了检察官们的高度关注,在这看似平静的夜里,检察官们内心波涛汹涌,目

  • 作者:钱冲
  • 时长:
  • 浏览:2409次
  • 时间:2016-06-05
故事详情 下一篇

知心姐姐

编剧:钱冲 

引子、营山县人民检察院视频会议室 (夜、内) 


  电视里正在播报新近发生在营山县城的一起骇人听闻的未成年人杀人焚尸案,涉案者是一位年仅15岁的在校高中生,因不满陪读的姑姑对他的管教,变态地将其姑姑和姑姑的孙女杀死并焚尸。 这起新闻轰动了整个县城,也引起了检察官们的高度关注,在这看似平静的夜里,检察官们内心波涛汹涌,目光灼灼地盯着电视屏幕,探究着、思索着这起凶杀案背后,涉案者复杂的心理因素。未检科科长夏丹丹看得尤其专注,她为此感到了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1、某豪华别墅院内(夜、外)

昏暗的灯光中,一位十六岁的男孩(张露野)鬼鬼祟祟地翻越别墅院墙,进入别院,再来到别墅楼,沿着下水管道往上爬,顺利地进入二楼室内,又很快出来,手里多一个皮包。

男孩在顺着下水管道下滑中,不小心碰响了花盆,惹来狗叫。瞬间,别墅灯齐亮。

“抓贼啊——”喊声划破夜空。

男孩心慌,跳过几个花台,再迅速冲向院墙,翻越出去,再在大街上一路奔跑……

男孩逃出别墅院子的一切都出现在别墅主人家的监控室里。女主人,一边看着监控,一边掏出电话:喂,是110吗……

 

2、农民工张润浦的家(夜、内)

夜色斑斓。

县城郊区一简易出租房内,农民工张润浦蜷缩着残疾的右腿卧病在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电视里正在播出“知心姐姐”热线开通的新闻。

切入电视播放画面:

电视播报:

本台消息,我县检察院未检科‘知心姐姐’热线服务平台,今天在县教育局、文广局、团委、妇联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正式成立了!

近年来,我县的未成年人犯罪一度呈高发态势,所以在前年挂牌成立未检科的基础上,该院又专门为青少年朋友建立了‘知心姐姐’热线,为他们倾吐心声打开一扇窗,为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编织一道网,为发现他们的违法犯罪苗头建立相应的预警和处置机制。这是我县人民特别是全县青少年的一件大事、喜事,也是我县检察机关贯彻落实《刑法》、《刑诉法》特别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推出的一项重大举措!

电视播报背景画面:

镜头扫过检察院办公大楼。办公区草木青葱,各种花卉争奇斗艳。

镜头进入检察院楼道内,展示走廊文化。

镜头进入大会议室。会议室人头攒动。会议室主标语:“知心姐姐”热线开通大会。一侧标语:关注未成年人犯罪;另一侧标语:关爱青少年成长。

主持人:下面有请检察长罗熙上台,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科的“知心姐姐”团队授牌。(掌声响起)

年轻的未检科科长夏丹丹意气风发地走向主席台,庄重地从检察长手中接过“知心姐姐”匾牌。(握手)

特定夏丹丹的笑脸。

全场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画面闪回:

张润浦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视画面、入定。

激烈的音乐起。授牌画面、掌声画面、张露野急促奔跑的脚步画面交叠、快速闪现,画面凌乱,紧张感增强。

推出片名(艺术字体):

知 心 姐 姐

 

3、农民工张润浦的家(夜、内)

“砰——”门一下子被推开,张润浦一惊!

喘着粗气的张露野钻进屋内,迅速地把门关上、反锁。

张润浦将目光定格在张露野身挎的一个皮包上:你这是搞啥名堂?

张露野横了张润浦一眼(大声地):没啥名堂!

张露野转身进卧室,将包往床上一扔,嘴里嘟嚷:他妈的这社会不公平,老子就得让那些狗模狗样的家伙出点“血”!

张润浦一听,一下子愣在那里!

     

4、农民工张润浦的家(深夜、内)

张露野酣睡。张润浦坐在床上,眼睛盯着墙上的挂钟。

时钟指上凌晨一点,门外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开门!开门——

张润浦一瘸一拐地过去把门打开。一行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一下子涌进屋来,把熟睡中的张露野从被窝里叫醒,亮出证件,表明身份,把张露野带进警车,离开。

夏丹丹正在认真审查公安局对张露野的提请逮捕意见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5、营山朗润中学校(日、内)

高一(3)班班主任郝老师胳膊下夹一袋资料走出教室,来到球场上,掏出手机给张露野的父亲张润浦打电话。

郝老师:请问你是张露野的父亲吗?露野今天怎么没有到学校来读书呢?什么?他被抓了?——哦,你别急,我马上去看看!

6、张润浦家(日、内)

着装整齐的夏丹丹来到张润浦家,一阵寒暄过后,夏丹丹对张润浦说:我是检察院未检科科长夏丹丹,张露野盗窃一案由我在负责审查,我们马上要对张露野进行讯问,按照法律规定,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时必须有合适的成年人在场,你是他的父亲,请你去一趟,好吗?夏丹丹期待着张润浦的回答,哪知恨铁不成钢的张润浦冷冷地答道:他太不争气了,我没有这么个儿子,你找其他人去吧!正在这时,张家门笃笃笃地响了起来,张润浦开门,发现来者正是张露野的班主任老师郝文章。张润浦为夏丹丹和郝文章作了介绍,夏丹丹请郝文章作讯问张露野的适格成年人,郝文章欣然应允。

7、县看守所(日、内)

看押人员打开看守所铁门,郝老师走了进去。张露野见班主任来了,急忙反脸侧到了一边,背对着郝老师。

郝老师:张露野,你怎么搞的?你爸爸是个残疾人,挣钱多不容易!你怎么不仅不体谅家里的难处,居然还去偷?!

张露野:我偷又怎么了?社会上,大家不是都乱来吗?我这叫杀富济贫!

郝老师:你这样是在自我堕落,既害了自己,又害了你的父亲。

郝老师正说话间,夏丹丹走了进来,用眼神制止了郝老师,并把郝老师拉到讯问室外。

夏丹丹:郝老师,我正在调查张露野家里的情况,你能给我作个介绍吗?

郝老师:露野其实是一个内向的孩子,处在一个单亲家庭中,他的父亲张润浦在建筑施工中被砸伤,包工头死不认账,张润浦多次投诉无果,张露野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我听班上的同学讲述,露野曾多次发狠话,他要“劫富济贫”,我想这是他第一次“出手”,希望你们能够从轻处罚他。

夏丹丹:挽救未成年人,是我们的义务,但一切都得按法律程序来。这样吧,为了进一步弄清张露野犯罪背后复杂的社会原因,我去找法律援助中心律师对张露野进行社会调查。郝老师,对于张露野这样的孩子,我们得营造和谐包容的环境,用心去感化他,让他回到正确的人生轨道上来,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郝老师:好的,谢谢夏科长提醒,我回去组织同学周末去帮助他家里做一些事,过两天我再来看他。

郝老师说罢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夏科长,你就是电视里的那位“知心姐姐”吧?!

夏丹丹(点头含笑):我只是“知心姐姐”团队中的一员。

 

夏丹丹和郝老师回到审讯室,面对张露野坐下。

夏丹丹:张露野,我们谈谈吧。

张露野一声不吭。

夏丹丹:你不理我呀?我不是老师哦,我可是你的姐姐啊。

张露野疑惑地扭头看着夏丹丹:姐姐?!我怎么会有你这个姐姐?

夏丹丹见他终于开口了,笑了笑:我是知心姐姐嘛,是真的哦,电视上都能够看到我,姐姐是专门来帮助你的。

张露野:哦,你怎么帮我?能让我出去?!

夏丹丹:只要你配合我,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我会尽力帮助你。

张露野:好吧,你问吧!

夏丹丹:听说你行侠仗义,劫富济贫?

张露野:不是行侠仗义,是劫富济贫!

夏丹丹:哦,对,是劫富济贫。你怎么突然有了这个高大上的想法?

张露野猛然眼冒怒火地说道:因为我恨……

夏丹丹(盯着张露野的眼睛):恨谁?

张露野:恨富人!

夏丹丹:为什么?

张露野:富人为富不仁,害我父亲!

夏丹丹(急速反问):富人是谁?

张露野:那个赖账不还的家伙!

夏丹丹(急速反问):赖账不还的人是谁?

张露野(吼叫起来):王八蛋!该死的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张露野在吼叫中痛哭起来,并紧紧抓住自己的头发,将头在审讯台上撞得咚咚响!夏丹丹把张露野的头轻轻地拥抱过来,然后用手拍着他的肩,安慰着张露野:哭吧,把所有的痛恨都哭出来,姐姐一定帮你把这王八蛋找来,叫他向你道歉!

张露野(抽泣):姐姐,这赖布环赖皮狗,赖着我爸爸的工钱不还,还打伤我父亲……

夏丹丹(安慰地):姐姐一定帮你讨回公道!但是你也要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哦,你们家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应通过合法的途径去解决问题,而不应该采取盗窃这种违法犯罪的手段去获得补偿,求得安慰,这样只会给咱们这个社会增添新的伤痕。你说姐姐说得在不在理?!

张露野似乎听懂了夏丹丹的话,含着泪花点了点头。

 

8、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科(日、内)

(紧张有序的办公场景。)

夏丹丹撩了撩额前垂落的刘海,给法律援助中心打电话说:喂,张主任吗?你好你好,我是检察院夏丹丹,我现在正在办理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案,嫌疑人叫张露野,是个在校高中生。他家境贫寒,请不起律师,我想请法律援助中心为他指派一个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经验丰富的律师担任他的辩护人,同时作些社会调查。电话线那头的张主任热情地回应着,不一会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李水清的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那头传来的依然是一个女性甜美的声音:喂,夏科长吗?我是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张露野的辩护律师李水清,又是你“知心姐姐”在做好事吧?好的,你夏大科长的事我肯定全力支持!

夏丹丹:谢谢你啰,“知心姐姐”感谢你!下来,我让我们同事田馨把公函发给你,我们后面联系啊!

 

9、县检察院(日、内)

检察院副检察长杨黛一办公室。

夏丹丹正在向杨黛一汇报张露野盗窃案案情。

夏丹丹:张露野现在在读高一,因不满其父亲张润浦工伤得不到赔偿,产生了所谓的劫富济贫的想法,从而实施了盗窃,但他盗窃金额不大,虽然构成了盗窃罪,但没有逮捕必要,因此,我建议不批捕张露野,给他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杨黛一:好的,这个案子确实比较特殊,我同意不捕张露野,你下去办法律手续吧!

夏丹丹点点头,说好的,走出了杨黛一办公室。

10、县看守所(日、内)

看押人员打开看守所铁门:张露野,你可以出去了!

张露野(高兴地):我可以出去了?

看押人员(教训的口吻):出去后要学好,不要再辜负“知心姐姐”的一片苦心!

11、营山朗润中学校(日、外)

夏丹丹不辞辛劳,找到了朗润中学校长谢路长和张露野班主任郝文章。

夏丹丹:谢校长,郝老师,我今天特地来拜访你们,主要就是为张露野的事情,我们检察院根据张露野盗窃案的案情,对张露野作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让他返校继续学习,请你们做好相关接纳工作,要关心他,爱护他,千万不要歧视他,要为他健康成长创造一个好的环境!

谢路长和郝文章频频点头,说感谢夏科长的关心,他们会做好老师和同学的工作,真诚地迎接张露野“回家”。

12、张润浦家(日、内)

夏丹丹和张润浦、张露野在一起交流。

夏丹丹:检察机关作不批捕决定,并不意味着张露野无罪,更不意味着此事自此就万事大吉了,张露野,你啊要珍惜机会,努力学习,改过自新,争取成才。接着夏丹丹扭头转向张润浦:你作为家长,更要尽到家长的教育和监管责任,做他健康成长的保护神。

张润浦连声致谢,说今后一定会看管好张露野。

13、某建筑工地(日、内)

夏丹丹和田馨一道,不辞辛劳,经过灰尘漫天的施工现场,穿过忙碌危险的通道,几经询问,终于找到正在工地上指挥的赖布环,把他叫到一边,向他讲解着什么。(画面可以多一些,体现夏丹丹的艰辛)

 

14、张润浦家中(日、内)

“砰砰砰”张润浦家响起了敲门声。

病卧在床的张润浦听见叩门声后用左臂艰难地支起身子,拄着拐杖走下床来,边走边问:谁呀?

张润浦把房门打开一个口子,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子,觉得眼熟。

夏丹丹:我是夏丹丹。

张润浦(急忙打开门):我儿子这次能从看守所出来,多亏了你帮忙,夏科长,快进来坐!

夏丹丹一进屋,后面突然也跟进了一些人,建筑公司包工头赖布环也在其中。

张润浦(惊异地):你们这是?……哟,老赖啊!是哪路神仙把你给请来了?稀客啊!(话中带刺)

夏丹丹:张润浦,你不要诧异,我这是叫赖布环一行来道歉的。

赖布环和随行的几个人环视了屋子一遭,那台电视机好像就是家中唯一的电器,是它沉稳地传来外面的消息,使得张润浦足不出户便晓天下事。“赖布环们”有些惊讶于屋里设施的简陋。

赖布环的下属说:老张,对不起,前几天检察院夏科长她们专门找我们赖总谈了话,听说还差点害你儿子偷盗入狱,我们赖总不想昧了良心去吃这个官司,所以……。

张润浦:吃官司?这下害怕了吧?……好了,来的都是客,你们坐吧!

张润浦指指屋内的凳子。

赖布环从提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钱,递给张润浦:老张啊,这是你去年一年的劳工费和医药赔偿款,对不起,我们拖久了!

张润浦(冷漠地):谢谢你还有良心。

赖布环(尴尬地):不要谢我,要谢你就谢谢检察官吧!

 

15、检察院未检科办公室(日、内)

叮铃铃,叮铃铃,未检科办公室电话骤然响起。

未检科干警“知心姐姐”田馨拿起了电话:喂,请问你找谁?

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喂,是“知心姐姐”热线吗?我找夏科长!我有个紧急情况要向她反映!

田  馨:哦,找夏科长啊,她不在办公室,她去学校送法制辅导教材去了!

田馨说到这里蓦然想起忘记询问对方是谁,遂又问道:请问你是谁?

电话那头气喘吁吁地说:我是张润浦!我有紧急情况向她反映!

田馨(热情地):哦,是张露野的父亲吧?我把她的手机号码告诉你,你直接给她打电话吧!

 

16、营山朗润中学校(日、外)

校园内,着装的夏丹丹与妇联、社区、学校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地张贴布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宣传栏,发放着营山县检察院编发的院刊《绥山清风》等法制辅导教材。(特写镜头:营山县检察院院刊《绥山清风》以及其他法制书刊。)

这时,张润浦的电话打了过来:夏科长嘛,我是张露野的爸爸张润浦!不好了!张露野被我打跑了!

夏丹丹几乎听得见对方粗重的喘息声。

夏丹:(脱口而出):啊?!为什么?

张润浦(气愤地说):这个不争气的家伙!他居然又去偷!

夏丹丹(由于激动,连珠炮似地追问):又去偷?偷些啥啊,偷了多少?

张润浦气咻咻地做着回应:东西倒没偷到多少,都是些小打小闹的玩意儿,但是他这恶习不改!老子一怒之下就……

夏丹丹:噢噢噢,我知道了,你放心,我马上去找张露野。

夏丹丹急忙挂断电话,向着校外跑去。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阵嘟嘟嘟的声音。

 

17、营山县街头(日、外)

熙熙攘攘的营山县街头,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流,夏丹丹(紧跟上一场,着制服)有些茫然,她的眼睛在四处不停地搜索着,寻找着张露野。

夏丹丹边跑边找边呼喊着张露野的名字。

猛然,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夏丹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张露野!

为了不惊扰张露野,夏丹丹悄悄地向张露野靠拢,两人越来越近了!

张露野边哭边漫无目的地小跑着。

在距离张露野两米左右的时候,夏丹丹忍不住喊道:张露野!

张露野猛回头,一看是夏丹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突然奔跑起来。

夏丹丹紧追不舍。两人都是脚步匆匆。

一辆骄傲而任性的宝马车正在一路奔来。

夏丹丹蓦然发现了“宝马”,只顾埋头奔跑的张露野却没有注意“宝马”距他越来越近了!

“危险!”夏丹丹忍不住惊叫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夏丹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张露野推向一边,自己却被车子挂在了路旁。

驾驶“宝马”狂奔的赖布环慌慌张张走下车来,抵近夏丹丹一看,不由惊呼道:夏科长,怎么是你?!。

张露野发现“知心姐姐”被车挂倒,急忙跑过来搂着昏迷不醒的夏丹丹痛哭:姐姐,我的知心姐姐呀——

赖布环(盯着张露野冒着火气):你小子找死啊——?东窜西窜的,咋没把你——撞死呢? 

张露野(怒火起):你还要撞我?你仗势欺人,赖钱不还,还打人。今天又把“知心姐姐”给撞了,我要跟你拼了——!

张露野一边说着,一边顺势放下怀中的夏丹丹,挥舞着拳头冲向赖布环。

赖布环也不甘示弱,与张露野扭成一团,厮打!

路边瞬间围过来几个行人拉开他们道:你们还打什么?咹!人都撞晕了,还不赶快送医院!

张露野、赖布环突然冷静下来,望着地上的夏丹丹,都说了声:对,送医院!

然后两人把昏迷的夏丹丹抬上了赖布环的车。

 

18、县人民医院(日、内)

    县人民医院住院部818病房,一片肃静的白。

    夏丹丹躺在病床上,输液瓶高高悬挂,液体沿着细长的输液管缓缓进入夏丹丹的身体。闻讯赶来的罗检和夏丹丹的其他同事簇拥在病床周围,焦急地等待着夏丹丹的苏醒。

    此时,赖布环满头大汗地在病房里踱来踱去,仿佛热锅上的蚂蚁。

赖布环语不成句地指着呆坐一旁的张露野向罗检解释:罗检,我真没---没想到会挂着夏科长,当时我是开得快了点,却没料想到会---会突然蹿出这么个人,而夏科长又是为了救这个人才--才--才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的!

罗熙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地盯着夏丹丹。

而在一旁的张露野早已泣不成声:姐姐,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啊!

 

夏丹丹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罗检等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张露野见状走上前去,俯下身来,几乎要跪到了地上,激动地说:姐姐,你终于醒了!

住院部主任、主治医生苏旭阳说:她主要是受了严重的惊吓,小腿有些擦伤,所幸并无大碍,但还需短暂的调养。

罗检等人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夏丹丹嘴角抽动着,望着张露野,艰难地露出一丝笑容:露野,你没事吧? 

张露野哭着点着头。

夏丹丹语气中既有怜惜又有责怪:露野,你怎么又去做傻事?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张露野望望赖布环和其他人又不说话了。

躺在病床上的夏丹丹向罗检使了个眼色。罗检会意地安慰了夏丹丹几句,然后把大家叫了出去。病房里只留下了张露野和夏丹丹。

夏丹丹:露野,给知心姐姐说说看,是什么原因让你又去做傻事?

张露野:我一想到那些人那么对我爸爸,我就忍不住要去偷,我,我要报复……

夏丹丹:可包工头已经对你爸爸进行了赔付呀!

张露野:姐姐,你给我讲的道理我都懂了,可我总是忍不住……

夏丹丹:是不是这样你就会获得一种难以言说的报复后的快感?

经过一阵沉默后,张露野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夏丹丹:露野,你的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你放心,你只要坚定信心,保持与姐姐我的联系,我保证会让你的这种“傻病”消失的。

张露野(坚定地点点头):谢谢姐姐!

19、检察院检委会会议室(日、内)

检察委员会会议室内,着装整齐的检委会委员正在认真听取夏丹丹有关办理张露野盗窃一案的情况汇报。

罗熙检察长开始了开场白:今天,我们召开会议讨论下夏科长承办的张露野盗窃案,这个案子现在进入了审查起诉环节,请各位委员充分发表意见啊,下面由夏科长汇报案情。

夏丹丹(汇报案情字正腔圆,铿锵有力):这个案子比较特殊,张露野是个未成年在校高中生,由于不满其父亲因公受伤迟迟得不到理赔一事,产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这是他实施盗窃的动机。他虽构成犯罪,但鉴于他盗窃金额不大,我建议对他作附条件不起诉处理。

在座的检委会委员纷纷表达自己的意见,专委钱卓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执法司法一定要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未成年人犯罪应坚持少捕、慎诉、少监禁的原则,我同意对张露野作附条件不起诉处理。”

副检察长杨黛一接着发言:我们在案件处理中要体现国家对未成年人犯罪的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因此我也同意对张露野作附条件不起诉处理。

罗熙检察长最后说:我也同意对张露野作这样的决定,毕竟是未成年人嘛,重在挽救。鉴于这个案子的特殊性,承办人再请示一下市检察院。俗话说,治病要治根,帮忙要帮到底,我们要落实跟踪帮教措施,加强社会矫正,这个问题由夏科长接着办啊。

夏丹丹(坚定地点点头):好的,请领导放心!

20、检察院视频会议室(日、内)

(切入与市检察院视频连线的镜头)

夏丹丹在向市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办张主任汇报案情:张主任,张露野盗窃案我院检委会经认真讨论作了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不知市院有何意见?

张主任:我刚才听了你对这个案子的详细汇报,市院未检办完全同意你们的处理意见,我马上向市院分管未检工作的李检汇报。

市院李检:我已听过张主任关于张露野盗窃案的汇报,营山检察院结合具体案情,本着教育、挽救的办案方针,对张露野作了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市院完全赞同,请营山院继续做好跟踪帮教工作,确保张露野走对路,能成才。

    杨黛一:好的,请领导放心,我们一定全力做好相关工作,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21、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日、内)

夏丹丹正在向罗检汇报工作。

夏丹丹:罗检,我觉得张露野心理可能有问题,需要心理辅导和矫治。

罗熙(发出了沉重的感慨):我也有同感,他家饱受生活的磨难,种种不良的社会现象对下一代的成长影响大哟!你下去做一个更加深入的社会调查和详细的心理干预计划,经院里审定后实施吧!

夏丹丹微笑地说好的,尔后起身离开了罗检办公室。

 

22、营山朗润中学校(日、外)

营山朗润中学的课间休息时间。宁静的校园霎时间又沸腾了起来。运动场上,跑步的,打乒乓球的,踢足球的,跳绳的,不一而足,应有尽有,整个校园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夏丹丹与张露野的班主任郝文章并肩而行,侃侃而谈。

夏丹丹问:张露野平常的表现可好?学习成绩怎么样?

郝文章:他学习很努力,我与他谈心时他多次表示要通过自己的拼搏改变命运,因此,他学习成绩还不错! 

夏丹丹:他平时流没流露过自卑的情绪?

郝文章:他家境比较贫寒,他爸爸负伤残疾后,他妈妈就离他们父子而去,所以,张露野时有自卑、埋怨的情绪流露。

夏丹丹:哦……(夏丹丹仿佛知道了什么)郝老师,你或许对露野的父亲更了解,他父亲平时对待露野的态度如何?

郝文章:复杂,有时把张露野看成宝贝,有时粗暴地骂露野是逆子!

夏丹丹:哦……这也许与露野的母亲离开有关,你有露野母亲的电话吗?

郝老师:我有!

郝老师在查得张露野妈妈李莉的电话号码后,告诉了夏丹丹。

夏丹丹立马就拨通了张露野妈妈李莉的电话……

电话回音是空号。

夏丹丹、郝老师面面相觑。

23、某工厂外(日、外)

夏丹丹、郝老师一路打听李莉的下落,到了邻县某工厂。

一工厂负责人走出厂房。

郝老师向工厂负责人示意着什么。

工厂负责人进去,叫出了穿着工作服的李莉。

李莉:郝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郝老师:是关于你儿子张露野的事,这是县检察院未检科的夏科长。

夏丹丹:你是张露野的妈妈吗?是这样的,张露野犯盗窃罪我们检察院已经对他作了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据我们专家团队的调查分析,张露野的叛逆和仇视心理,其实与你们家庭有关……
    李莉认真听着夏丹丹的谈话,不由地把头低了下去。 

【画面切入】张润浦和李莉吵架,恰巧被张露野看见。

李莉(唠叨):变个男人怎么这么窝囊,挣点血汗钱都拿不回来,大腿还落下了残疾,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养家,咹?!

张润浦:我残废了,你就嫌弃了?!嫌我养不起你,你就走!

24、营山朗润中学校(日、外)

夏丹丹、田馨把张露野妈妈李莉带到了学校。

郝老师把张露野从教室里叫了出来。

李莉见到儿子后,上前抱头痛哭。

张露野(哭了一会,哽咽着):妈妈,你不要再离开我们。

李莉(掩饰):儿子,妈妈并没有离开你,只是妈妈这段时间太忙。

张露野(哽咽着):那听爸爸说你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难过……

李莉:孩子,大人的事,你不懂。

夏丹丹:李莉,你要答应孩子,不要再离开他们了。

李莉:夏科长,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离家出走。只是,只是我看着老公被人拖欠工资和赔偿款无果,忍气吞声的,便和老公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自己去找工厂打工挣钱,一直还没来得及告诉家里。

夏丹丹:你看你这一走,给孩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啊。

李莉:唉,我真没想到,我这赌气一走,居然让儿子心理产生了扭曲,产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走上了偷盗的邪路,我现在好后悔!(扭头,盯视着张露野)儿子,从今以后,妈妈决定不再出去打工,要回到家里照顾你和爸爸,我们一家人,再穷也要在一起。

25、检察院“知心姐姐”工作室心理干预室(日、内)

心理干预室内清新的轻音乐缓缓流淌,并连续播放着几部未成年人教育片。

李莉、张露野和夏丹丹、李水清以及心理咨询师文晓晓在促膝交谈。

李莉:感谢夏科长对孩子的关心,今天我把他给带来了,我答应你们今后一定多陪陪他。

夏丹丹:感谢你能陪张露野来,家庭对孩子的成长很重要,我们希望你能重新回到这个家来。

李莉感激地点了点头。

夏丹丹:文医生,我和水清律师把张露野的社会调查报告等背景材料交给你,你好好与他交流下吧。李大姐,我们先出去等会儿。(夏丹丹交给文晓晓一份社会调查报告)

夏科长给李莉递了一个眼色。

 (李水清把她代表法律援助中心所做的社会调查报告交给了文晓晓。)

   李莉会意地点点头,与夏丹丹等人一起走出了心理干预室。
  文晓晓一边回应着夏丹丹,一边对张露野说:张露野,你看知心姐姐、你妈妈她们对你多好,她们都很爱你,从来没有嫌弃你,更没有放弃你!谁都有痛,但幸福总比痛苦多,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这时,工作室内,只有心理咨询师文晓晓和张露野在一起了,文晓晓给 张露野戴着耳麦,张露野闭上眼睛,逐渐进入文晓晓为他设定的情节:露野,你看,一棵小树被虫蛀了,久而久之,树的叶子慢慢变黄了 ,这时,从蔚蓝的天空飞来一只啄木鸟,啄食了害虫,树叶在春去秋来中又慢慢变绿了。
   随着叶子变绿,张露野满面的愁容开始消退,逐渐展开了笑容。他专注地听着文晓晓细雨般的话语,谈着自己的想法,矫正着心理航向,阳光驱赶走了阴霾,他渐渐走出阴影,对社会的仇视逐渐消弭,自信重回了他的身上……

在心理干预室外,李莉不时地偷偷瞄一眼室内的张露野,见他很配合地回答着咨询师的提问,心理一阵喜悦,对夏丹丹说:谢谢夏科长的苦心,相信对露野的心理辅导,会对他有很大的改变!

夏丹丹(拉着李莉的手):其实,改变露野的关键人物,是你。

李莉:是我?

夏丹丹点了点头。

 26、一组画面

张露野、李莉、张润浦一家人一起欢快地吃饭的画面;

张露野与同学一起打篮球的画面;

张露野作义工和无偿献血的画面;

张露野认真听课的画面!

半年之后,对张露野附条件不起诉的考察期满,在“知心姐姐”工作室,夏丹丹和田馨当着张露野父母和班主任的面,对他宣布了不起诉的决定。

张露野郑重地接过不起诉决定书,表示:感谢知心姐姐对我的关怀和帮助,今后,我也要做一个有爱心,懂感恩,知回报的人,法律人拯救的是人的灵魂,我长大后也要成为一个法律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时间不知不觉地又过去了两年。(打出字幕:两年以后……)

 

27、检察院办公大楼前(日、外)

    艳阳高照。

咚咚锵,咚咚锵,阵阵锣鼓声不断由远而近传来,一支欢天喜地的锣鼓队和秧歌队喜气洋洋地来到了检察院。

锣鼓队、秧歌队带队的正是张润浦、李莉和张露野一家人。

检察长罗熙和夏丹丹等人鱼贯而出,迎接着张家人等的到来。

夏丹丹指着罗熙和张润浦、李莉为他们作介绍:这是我们罗检,罗检,这是张露野的父母。

    罗熙:你们这是怎么个意思?又敲锣又打鼓,又跳又扭的!

张润浦(乐呵呵地):检察长,我们给你报喜来啦!经你们耐心教育和心理辅导后,我们的野儿洗心革面,学习也更加勤奋,今年他顺利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这不,特地来感谢各位恩人啦!

罗熙(高兴地拍拍张露野肩膀):呀?考上西政了?实在可喜可贺啊,那你可要加倍努力好好学习啊,早日成为国家栋梁之才啊!

张润浦一边拄着拐杖,一边和李莉拿出了一面精心准备的锦旗,只见上面几个鎏金大字熠熠生辉:“浪子回头金不换  法暖我心家重圆”。

张润浦:谢谢您们啊,感谢你们检察院!是你们挽救了我们的‘野儿’!是你们为我追回了工钱和赔偿款!让我这个已经破碎的家庭破镜重圆啊!

罗熙(眼睛有些湿润):不,我更应该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一家团聚,为和谐社会贡献了力量!

听着罗检的一席话,李莉眼圈发红。

罗熙接过锦旗后,将锦旗递给了夏丹丹。

夏丹丹拿着锦旗,走上前去,紧紧地搂住了张露野。张露野再次动情地喊道:“姐!——”然后流下了感激的眼泪。

 

28、营山县全景(夜、外)

营山县城月朗星稀,万家灯火,又一个欢乐祥和的夜晚。

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科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为许多迷茫的青少年引航指路。

夏丹丹正在忙着填写张露野的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审批表,她的表情凝重而亲切。

夜空中,“知心姐姐”热线的电波依然坚持不懈地传递着温暖,伴着孩子们轻微的鼾声,送他们安然入梦。

夜空中有声音在清晰地响起:您好!这里是‘知心姐姐’热线,您有什么问题和困惑吗?我们很乐意为你解忧……

伴随夜空中的声音,闪现画面:“知心姐姐”们奔忙的身影频频闪现,张润浦一家三口快乐的笑脸频频闪现,更多家庭快乐的笑脸频频闪现,环环相连的心在澄澈的夜空中浮现,向着未来飞去……

                                       (剧终)2016、2、16


作者简介:钱冲,笔名柔水,中国检察作协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营山县人民检察院专委、文联主席、营山县作协副主席。

剧本排行榜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