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申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四川省微电影艺术协会官网

剧本征集

豆瓣评分9.2的《调音师》剧本

在一次著名的音乐比赛中失败后,他的精神陷入崩溃,从那之后他开始从事钢琴调音的工作。为了从没有目标、毫无激情的生活中寻找其他慰藉,他假扮失明以便渗入人们的私生活。 这种伪装使他重新燃起了对音乐的渴望。但由于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Adrien掉入了自己设下的陷阱——捏造失明的谎

  • 作者:
  • 时长:
  • 浏览:3667次
  • 时间:2016-06-19
故事详情 下一篇
Adrien是一位年轻的钢琴奇才。





    在一次著名的音乐比赛中失败后,他的精神陷入崩溃,从那之后他开始从事钢琴调音的工作。为了从没有目标、毫无激情的生活中寻找其他慰藉,他假扮失明以便渗入人们的私生活。  


     这种伪装使他重新燃起了对音乐的渴望。但由于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Adrien掉入了自己设下的陷阱——捏造失明的谎言反而导致他成为了一桩凶杀案的目击者。他平静的生活受到了威胁。


剧本


1. 夜晚 - 公寓 在一个奥斯曼风格[haussmannien]① 的大公寓里,隐约可见一段阴暗的长廊。大理石地板,白色墙面,装潢十分阔绰。人们可以听到某个房间传来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长廊就是通向那里。房间里没有开灯,仅有屋外的路灯透进来些许光亮。就在这半昏半暗之中,一个男人安静的坐在长沙发上,似乎正在聆听美妙的音乐。


阿德里安:          我很少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除非真的是特殊的场合或者观众。就像今晚。

                        在男人的对面,一个年纪约20来岁的漂亮男孩,此刻正坐在施坦威小三角琴前演奏,他就是阿德里安。


阿德里安:        这个男人是谁?我不认识他。我甚至没有见过他。我是盲人。(阿德里安淡蓝色将近灰白的眼睛怪异地凝滞着不动)。

              况且我也不是为了他而演奏。我是为了某个人演奏:这个人此刻就站在我的身后。为什么我会出汗?真的有如此的热吗?


                      阿德里安实际上已经近乎赤裸的在演奏,身上仅着一条短裤。但他依然大汗淋漓。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位四十来岁年纪的优雅的女人,犹豫不决的,手里持着一把钉枪。


阿德里安:          我是盲人。我不可能知道谁在我背后策划着什么。我不可能知道她拿着一把钉枪正瞄准我的颈背。既然我什么都不道,我就应该放轻松。 阿德里安的手在键盘上快速的移动着。女人的食指已经放在了钉枪的扳机上。


2. 白天 - 音乐厅

闪回 阿德里安身着演出服,向舞台上的三角钢琴走去。

 阿德里安:         去年,我还被视作一个天才,我也自认为前途无量。十五年来我所有的准备只为实现一个目标而奋斗:伯恩斯坦(Bernstein)音乐大赛。 评委们坐在阴暗的大堂里。人们仅能察觉到从他们的眼镜片上反射出的令人恐慌的白光,他们手上微小的笔灯,以及圆珠笔滚动时弹簧发出的细微摩擦声。 

阿德里安:          是我前夜的女友吗? 此时人们耳边传来了男女做爱时床铺发出的特有的嘎吱响声。

阿德里安:           或者是钢琴的凳子? 阿德里安试图调整钢琴脚凳的高度,又不满它的坐垫:凳子发出来的嘎吱声响简直和床一致。

阿德里安:           总而言之,我失败了。 刚坐到钢琴前,阿德里安便感到一阵恐慌袭来。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响声如同那张床和凳子。他汗流满面,乐谱在他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 阿德里安加重了其中一个键,它没有发出的声音,但再一次轮到它的时候却发出了极不协调的嘎吱声。这个按键如同点燃了可怕的导火索,瞬间引爆了他眼前的钢琴,阿德里安被击晕在钢琴键盘上.


3. 黎明 - 阿德里安的房间


阿德里安:          突然的,就在那一天,所有一切都崩塌了。谎言曾使我们心存希望,让我们感到自己是特别的存在。 阿德里安头压在印有钢琴键盘的枕头上,一个又一个星期,始终卧床不起。失败的阴影挥之不散,纠缠他,折磨得他脸颊凹陷。他辗转向另一侧,另一侧也空空如也。在床头柜上,散放着一瓶瓶的镇定剂,闹钟的指针指向早晨六点。

 阿德里安:          再次孤伶伶的,一个被失败的幽灵所纠缠的人。坠入无底的深渊。 他的女友在他睁大的、呆滞的双眼前走过,她离开了他。门砰的响了一下。阿德里安的瞳孔越变越大,逐渐充满整个屏幕。屏幕变成黑色。

 阿德里安:          我勉强地活过来了。我成了钢琴调音师。


4. 白天 - 茶餐厅

一盘盘盛着各种奶油蛋糕的碟子排列在一张漂亮的白色绣花桌布上,有巧克力的、红色水果的、柠檬的。 贪婪的叉子整齐地切开了它们。稠腻的意大利热巧克力溢出阵阵浓香,正从银白色的巧克力壶里缓缓地流出来。 两个新碟子被不耐烦的服务员粗暴地放到了桌子上。

 阿德里安:          瞧瞧这个服务生,多可爱啊。 阿德里安和他的经理西蒙坐在餐桌前,他一个人吃着蛋糕。即便他们已经到了室内,阿德里安仍然带着太阳眼镜。西蒙身着西服,既厌恶又嫉妒地看着阿德里安不停地狼吞虎咽。他的手机响了。


西蒙          (盯着一张惹火的照片)我们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啊,不是偷窥者就是暴露狂。看呐! 昨天不过聊了两个小时,看看她给我寄来了什么照片!

阿德里安          (瞥了一眼) 我来这里,只是吃饭。

西 蒙          少来了你这年纪难道就没有这种恶习?在这该死的茶餐厅里你打算把糖当饭吃吗! 事实上这个茶餐厅里大部分坐着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贵夫人。 

西 蒙          算了,我才懒得管你!噎死你吧! 我不是来参观你那令人作呕的吃相的。(阿德里安耸耸眉毛。)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你笔记本上的订单最近竟然增加了一倍!

阿德里安          人们赞赏我的工作,这让你吃惊吗?

西 蒙          有那么一点。

阿德里安          有人投诉了吗?

西 蒙          还没有。

阿德里安          你要让我滚蛋,就因为我的生产力给你带来太多益?

西 蒙          胡扯!今早我收到一通电话。指明要找我的盲人调音师服务。(他盯着阿德里安的黑色眼镜。)啊哈,你是不是有什么要对我说? 西蒙下定决